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集团简介

唏嘘!滨州曾经的标杆企业如今被职工堵门要债……

时间:2019-01-14  来源:本站  作者:

  博兴县属企业,山东科瑞钢板有限公司、山东华兴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山东远大板业科技有限公司、山东新板材有限公司、山东天宏石化销售有限公司、滨州市博兴县永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山东华兴钢构有限公司、博兴县惠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共8家企业均为山东天宏新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的债权人;博兴县惠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山东天宏石化销售有限公司2家企业为山东恒宇化工有限公司的债权人。现在,我们8家企业因受天宏公司、恒宇公司破产问题的影响而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我们身后的更多家企业也将因为为我们担保也一同遭殃,几十家企业面临生死存亡的边缘,几万名职工即将失去生路。因此,我们紧急向人大反映情况,请求人大调查了解事实真相,依法行政,监督和指导人民法院认真评估天宏公司《重整草案》的可行性后再做出正确的裁定。

  天宏公司于2014年7月爆发财务危机,停产停业,并于2015年8月10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关联企业恒宇公司现处于厂区建设的前期阶段,天宏公司发生财务危机后厂区建设处于停滞阶段,并于2015年8月17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中旬,管理人、县政府工作组拟确定的重整投资人是山东高速集团。自2016年4月中旬后,才产生另行选择其他重整投资人的意向;5月8日管理人向法院提交重整草案,确定德成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作为投资人,重组山东天宏新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山东恒宇化工有限公司,并承诺为后续债务偿付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2016年7月1日,根据《破产法》,结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债权人投票情况,天宏重整草案得以通过,预计恒宇公司重整草案也会于近期通过。投资人国企的身份和重整草案充分迎合利用了部分不了解事实真相的决策人员、债权人的心理,画饼充饥;不了解真相的多数债权人只是权衡未来受偿多少,并不知道实际上得不到;而了解真相的多数银行债权人出于个人、单位被处罚轻重的考虑,明知未来很可能得不到偿付,也心甘情愿接受愚弄而投了赞成票。实际上只要稍微用心就可发现重整方案既不合情理,更不具备可行性,重整结果必然是失败,且损人不利己。对此我们难以理解、无法接受,却被动而又深感无助。

  2014年7月3日,县政府协调科瑞、远大、华兴、四家企业分别借款2000万元给天宏公司,但至今未偿还。四家企业积极采取自救措施,在努力重点稳定外部金融环境的同时,2014年10月以四家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大股东作为并购方、共同出资5000万元,全资并购山东天宏石化销售有限公司;并由该公司采取租赁经营的方式全面托管天宏、恒宇公司并拟恢复生产经营。新天宏石化公司进驻天宏以后,累计投入资金达2000余万元。完成设备检修改造,投资推进50万吨/年汽油加氢项目、加油站建设。为稳定原有员工队伍,发放了天宏、恒宇公司员工工资,垫付了供暖等资金,人员、设备、技术、市场方面均具备了重启条件,四家企业为自救,同时也为稳定博兴县经济金融环境、社会环境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但在县政府决定引进山东高速公司重整后,为顾全大局,2015年初我们撤出了天宏公司,错过了地炼行业盈利、弥补亏损的黄金时期。近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天宏、恒宇公司生产设施严重锈蚀,近500人的员工队伍仅剩100余人,队伍骨干流失殆尽,教训十分惨重。

  我们当地8个企业作为债权人,对天宏、恒宇公司债权总额现为20.87亿元,占博兴当地全部债权的83%以上;受天宏、恒宇公司拖累,生存非常地困难;曾经名列博兴县前五位、机械行业全国知名的山东华兴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山东华兴钢构有限公司原有员工1600余人、银行借款最多时达47亿元,现在已经处于破产的边缘。

  8个企业就业人数近5000人,银行借款总额将近120亿元,涉及博兴县当地企业担保总额近200亿元。德成公司重组天宏、恒宇公司的成败,直接关系到我们8个企业的生死存亡和博兴县、滨州市的切身利益。如果德成公司重整失败,我们8个企业会因遭受巨大经济损失,造成银行抽贷,而和天宏公司一样破产,进而对当地其他企业、金融环境、社会秩序造成恶劣影响;另外,必然对当地政府形象也造成诸多负面影响,其灾难性的严重后果可想而知。

  1、资产情况 天宏公司的资产主要包括机器设备、在建工程、存货及无形资产等。经滨州宏信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和山东宏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以重整受理日2015年8月10日为审计和评估的基准日,天宏公司资产审计值为24.1亿元。在假设破产清算的前提下,天宏公司资产评估值为15.01亿元。

  2、负债情况 截止2016年5月8日,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债权总金额为88.96亿元,其中,职工债权1710万元、税收债权477万元、担保债权9.3亿元、普通债权78.45亿元;另外还有未确认债权总金额43.33亿元,截止目前,已经基本全部确认,债权总额达到了132.29亿元。

  3、根据《重整草案》,德成公司未来5年需要支付和偿付的资金总额为25.7亿元,若重整计划草案中未确认的债权最终全部确认,天宏公司还款相应增加,增加金额约计10.22亿元,共计35.92亿元。

  1.资产情况 恒宇公司的资产主要包括机器设备、在建工程、无形资产等。经审计评估,以重整受理日2015年8月17日为审计和评估的基准日,资产审计值为1.99亿元。在假设破产清算的前提下,资产评估值为5399万元。

  债权总金额为 10.32亿元,其中,职工债权66万元、税收债权355万元、担保债权4.17亿元、普通债权6.1亿元;另外还有未确认的债权26.5亿元,截止目前,已经基本全部确认,债权总额达到了36.82亿元。

  3、根据《重整草案》,德成公司未来5年需要支付和偿付的资金总额为2.29亿元,若重整计划草案中未确认的债权最终全部确认,天宏公司还款相应增加,增加金额约计5.3亿元,共计7.59亿元。

  以上数据全部来源于管理人公布的天宏、恒宇公司《重整草案》。天宏和恒宇公司在重整状态下资产审计值为26.09亿元,在假设破产清算的前提下,资产评估值则为15.55亿元,而债权人债权总额为169.11亿元,实在是荒唐至极!

  另外据悉,德成公司另外承诺增加经营性资金投入2.6亿元;支付担保债权5年利息约为1.4亿元,《重整草案》之外额外承诺偿付的约为10亿元,共14亿元。

  根据以上数据分析,德成公司5年内需支付和偿付的资金总额约为57.51亿元,并且德成公司为此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根据我们对德成公司的调查了解,德成成立于2014年10月,成立时间较短;2015年主营业务收入不足20亿元、净利润不足7000万元,业绩几乎全部来自于贸易收入;银行融资总额不足6000万元。其对外投资的5个子公司成立、控制时间几乎均在2015年-2016年,其中:全资子公司青岛安创中海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为贸易型公司;控股子公司嘉敖(上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从事投资、资产管理;控股子公司应商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3亿元,主要从事投资、资产管理;贵州中商鼎诚经贸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目前属于存续期,无实际经营;2016年3月收购的山东坤钰新材料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主要从事碳纤维制品、高架电缆生产销售,这是仅有的一家生产贸易型企业。根据以上数据,德成公司对外投资为3.54-5.5亿元,我们对德成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否有此能力对外投资表示怀疑。

  根据天宏公司重整草案第8页,管理人测算天宏公司每年的净利润为2.68亿元/年,况且是在不增加外部融资成本的前提下。未来5年,理想状态下,天宏公司既有项目净利润推算为13.4亿元,支付、偿付资金缺口至少约为44.11亿元;既然德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自然由德成公司偿付,但凭德成公司的实力能解决吗?做为一个市场经济环境下的企业,这样做正常吗?

  综上,德成公司及子公司所有产业、经营范围几乎全部为轻资产公司,凭德成公司的融资能力、企业实力难以重整天宏、恒宇公司,重整失败的概率极高,重整草案不具有可行性。

  (二)依法追究徐志刚的法律责任 尽管无法提供证据,但我们很多债权人都知道,重整背后有着天宏、恒宇公司实际控制人徐志刚深深的影子,他在背后很活跃、活动很积极。其目的在于借重整摆脱法律责任,甚至怀有不可告人的其他目的,提请注意不要上当受骗。天宏、大新公司财务危机爆发时,仅银行贷款就高达近80亿元之巨!徐志刚本人及其所控制的企业给社会、尤其是滨州市造成了这么大的危害,违法事实众所周知,但至今却仍然逍遥法外;我们企业报案后,相关部门却不予受理,我们对此无法理解。

  受县政府、建行博兴支行共同委托,山东和信会计师事务所以2014年6月30日为基准日,2014年8月20日出具了天宏公司《财务状况及经济效益调查分析报告》,另外,我们掌握天宏公司的关联企业2014年12月份财务数据和管理人提供的部分数据,详见下表:

  通过对比分析以上数据,天宏公司自2014年7月份停产停业至今,以上关联企业、人员和天宏公司的往来财务数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甘肃宏泽经贸有限公司本身是天宏公司的控股股东、出资1.8亿元,股权占比90%;其利用大股东身份占有天宏公司巨额资金且形成坏账。淄博天泽燃料油有限公司、淄博安润德经贸有限公司从原来的债务人,摇身一变被管理人确认为债权人且拥有了投票权;山东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天宏公司《财务状况及经济效益调查分析报告》第20-21页明确指出“国外燃料油价格高于内销价格,存在利益输出的嫌疑;一直在与关联方交易及贸易购销中几乎始终亏损……目前发现山东高速物流与大新、山东大新和天宏公司、天宏公司与高速物流等购销往来均存在一定的天宏能源利益转移的嫌疑。”新加坡东港石油私人有限公司至今仍为迷案,无任何财务数据可以参考。据了解,其法人代表、包括山东恒宇化工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在天宏事件后,法人代表已经变更。我们本想行使《破产法》赋予我们做为债权人的知情权,对此进行调查核实,但因管理人、有关单位不予充分配合而无法办理,难道他们是在想掩盖什么吗?请根据以上疑点,责成司法机构查明事实真相,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相关单位的法律责任、失职渎职责任,给所有的债权人一个交代。

  (四)管理人提交的的重整草案过于草率,依据不足且侵害了广大债权人的利益,需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1、在确定投资人之前,管理人未对德成公司进行资信调查或尽职调查,确定德成公司为天宏、恒宇公司重整投资人过于草率,投资人的确定未经公开招募程序。

  2、至目前为止,虽经我们多次要求仍未能查阅到管理人审计团队出具的审计报告、资产盘点报告和资产评估报告。另据悉,管理人至今仍未取得上述三个报告的正式文本。重整草案缺乏坚实的基础,成为无本之木。

  3、管理人在提交重整草案之前,未对天宏公司债务审查未尽勤勉尽责职责,虚假债务未能进行有效识别。天宏公司与山东大新化工有限公司、淄博天泽燃料油有限公司、淄博安润德经贸有限公司、甘肃宏泽经贸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情况,管理人未尽完全核查义务。

  4、《破产法》第27条规定,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第130条规定,管理人未依照本法规定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处以罚款;给债权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我们8家债权人将依法向博兴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追究管理人的法律责任。

  《破产法》第88条规定:重整计划草案未获得通过且未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获得批准,或者已通过的重整计划未获得批准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债务人破产。我们8家企业为了生存,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将会坚决阻止天宏这样重整!而没有我们的支持,重整工作则难以进行。对此,请求人大掌握事实真相,认真考虑以上意见!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